中国彩灯博物馆

《对标依规求实 开放聚力革新建设馆园景区一体文旅融合发展示范园》连载二

发布时间:2020-07-23

二、认清跨越优劣势,把握发展“黄金期”



  分析形势,既要看到成绩,还要发现问题;总结过往,为的是在好的基础上寻找新的机遇,直面新的挑战,实现新的跨越。


(一)馆园景区一体协调发展的优势
  馆、园、景区拥有的独特优势,为身边的同行不可比。
  首先,“国字号”头衔的博物馆和近百年历史的文化公园,有足够的发展空间。学者研究,地处西南腹地的自贡,元宵赏灯习俗历时不少于800年,“信手拈来皆为灯”的文化传统,为博物馆提供了丰富的收藏、保护、研究和展示资源,也赋予了重大责任。馆园面积大、规模够,国家文物局官网公布的《2018年全国博物馆名录》显示,本馆建筑面积和展厅面积分别超全国平均的15.9 %和52.3%。国家文物局〔1992〕文物博字793 号文指出:中国彩灯博物馆的建立,增加了我国专业博物馆的种类,对承载、挖掘、研究和展现我国彩灯民俗文化,弘扬民族精神,对青少年加强爱国主义和民族文化教育,将起到积极作用。


  其次,庞大的市场服务主体,业务拓展有无限空间。博物馆因自贡灯会而生,与自贡灯会和众多彩灯企业在彩灯公园和谐共生近30年。自20世纪90年代始,自贡应邀在全国500多个大中城市、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共展出500余场次,吸引中外观灯游客超4亿人次。目前,全市彩灯企业960余家、从业人员超8万,分别占全国、全球灯会市场份额的85%与90%,年综合产值超50亿元,有28户企业和10个项目入选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和重点项目,成为首批国家文化出口基地。作为“环球灯会”,未来“自贡灯会百城行”可能成为博物馆重要的宣传展示平台。2007年,自贡彩灯传统制作工艺进入四川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8 年,自贡灯会进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9年,自贡彩灯传统制作工艺进入四川省首批传统工艺振兴目录。行业兴盛,彩灯企业既是博物馆的服务对象、研究对象和展示对象,也是重要的合作伙伴,彼此互助、相辅相成、共同成就。



  第三,灯会搬迁,使博物馆和公园能回归其本源功能,不再被巨大的光环所掩盖、笼罩,将赢得创新发展的后发优势。


(二)馆园景区一体协调发展的劣势
  第一,历史包袱沉重。取消行政事业单位外出办灯会创收后,曾经一度时期连续近半年不能发工资,导致在职工中集资搞经营,单位拖欠职工医保、社保及退休职工生活补贴等,职工尤其是退休职工还由此上访。



  第二,硬件欠账多。博物馆没有专用的文物库房和文物修复室,缺乏图书资料中心、文创产品展示中心和非遗传习研学场地。安消防设施25年前建设,没有更新,展厅消防系统还有缺项,严重影响博物馆、藏品和观展公众的安全。景区游客中心不规范,博物馆卫生配套设施、特殊人群服务设施、休憩服务设施和停车场不能满足观众参观的基本需求。



  第三,发展基础薄弱。馆园景区发展定位不清晰,职能发挥不足、不平衡。作为国家AAA景区和免费开放的市民公园,153亩(亩也是法定计量单位,因为大家更熟悉,而且是准数不是模糊数据)园区怎么科学运营,在中国灯城、国家文化出口基地和老城区文化振兴中怎么定位,还没有谋划好。截止2018年底,全国5354家博物馆中,免费开放率达88%,中灯博却不在列。馆藏覆盖范围窄,征集目标不明确,收集手段单一,导致馆藏少,没有镇馆之宝,馆藏和展示文物不成体系。馆藏少,限制了展览内容、范围及表现手法,基于馆藏的科学研究无法开展,不能为中国灯城提供软实力支撑。截止2018年底,全国博物馆藏品超10万件的有65家、超万件568家,不足100件的425家,中灯博处于中等偏下水平。基本陈列展陈手段单一,展品不少为历届灯会的灯组,维护成本高。临展、巡展少,与本馆宗旨契合差。2018年,全国博物馆展览数量最多的达到712个,第20名有52个,中灯博公布的只有3个。公园基础设施薄弱,园林绿化档次低,经营业态落后,存在大量破旧棚户区。因为每年灯会灯组的制作对公园园林、绿化、路面的破坏,植被恢复、园林复原一直未得到相关方面的重视。公园自身无力投入,配套服务也远未跟上。



  第四,专业化水平低。学术研究上,由于没有独立的科研部门和专业的科研实验室,没有自建学术资料室,至今没有馆刊,完成的课题、论文、专著少,研究主要围绕灯会和彩灯产业,而非藏品、展览与观众服务等博物馆业务来开展,科技推广应用和科普读物不能满足行业发展和青少年教育的需要。陈列展览上,基本陈列无法较好的体现办馆宗旨,展厅硬件落后,展示内容与形式单一,科技含量低;没有专用的临展空间,临展缺乏科学计划、与本馆宗旨契合度不高,宣传、记录、评估不规范。没有专门的社会教育部门和社教区域,讲座数量年均未达30个,教育活动形式相对单一,缺乏针对性的教育服务方案。



(三)馆园景区一体协调发展面临的机遇

  国家实施文旅融合战略、加强文物文博事业发展、提升旅游景区质量,是馆园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尤其是国家文物局要求加强标志国家及地方文明形象的重点博物馆建设,加强市、县博物馆建设,形成一批具有鲜明主题和地域特色的博物馆群体。2018年,四川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明确促进文旅深度融合发展;2019年4月,省政府出台了《关于大力发展文旅经济加快建设文化强省旅游强省的意见》。2017年10月,省政府批复《自贡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2016-2030)》;2018年6月,自贡入选全国首批、四川唯一的13个国家文化出口基地。省、市推进文化旅游强省和独具特色的国际文化旅游目的地建设,加快建设国家文化出口基地,迎来了后来居上、大有可为的发展机遇。自贡市委、市政府历来十分关心馆园景区发展,高度重视灯会搬迁后的馆园景区协调发展。馆园周边文化院团、中小学校、商城商街的资源共享,共建艺术商圈的机遇,也呼之欲出。



(四)馆园景区一体协调发展面对的挑战
  首先,人才严重短缺。人才是开展一切工作的基础,多年用人机制不活,导致馆园空编严重、人员更新缓慢,十多年没有进过人、没有调整过中层干部。整个人力资源年龄老化,学历达标度低、专业背景不对口、知识更新少。作为国家公益一类事业单位,馆园现有人员编制64个,空编9个。编制结构为:管理岗24个、专业技术岗22个、工勤岗18个,工勤编制接近30%。馆园55名在职职工中,大专及以下学历46人;50岁以上22人,40—50岁30人,40岁以下只有3人,年内将到龄退休7人,五年内退休 22人。人员结构为:管理岗23人,专技岗2人,工勤岗30人。专业技术人员10人中,中级以上职称5人、初级职称5人。2019年机构改革后,中层正职仍缺额2名、副职缺额3名。博物馆文物征集保管鉴定修复、学术研究与科技研发推广、展陈设计与科普社教宣传、景区规划管理等专业技术人才缺乏,诸多业务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人才奇缺、人员断档、工作停滞,业务畸形发展到了难以为继的阶段。



  其次,创新争先的意识不强。馆园长期依附于自贡灯会,形成了严重的发展给灯会让路、投入等灯会照顾、福利求灯会施舍、问题推在灯会身上的等、靠、要思想。灯会一搬迁,觉得无所适从,感到无路可走。畏难、守摊的思想,散漫,应付、推诿的作风盛行,禁锢手足、效率低下、自甘落后。
第三,受制于周边同质化大项目的挤压。华侨城进入,中华彩灯大世界项目里也要建设中国彩灯博览馆,功能与中国彩灯博物馆相近。若不主动作为、守住阵地,履行职能、发挥作用,很有可能被取代。在自井老城区,西秦里、樊华汇等文旅、文创园项目,也极有可能与我们的发展设想接近。


作者系中国彩灯博物馆馆长、自贡市彩灯艺术协会主席、川南博物馆联盟副主席。

版权声明:文章系选自中国彩灯(第一辑),本文为作者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相关信息